练琴室里的小女孩亦舒小说

2020-09-30 11:55:46• 阅读

练琴室里的小女孩「老师,晚安。」小女孩走进了练琴室。「最近练得怎么样了呀?」我把视线离开书本,抬起头看着她。她穿着白色的洋装,及腰的长

练琴室里的小女孩

「老师,晚安。」小女孩走进了练琴室。

「最近练得怎么样了呀?」我把视线离开书本,抬起头看着她。她穿着白色的洋装,及腰的长发像瀑布一样的垂下来,像个小公主似的。

我叫李皓轩。我刚呱呱坠地,母亲便撒手人寰,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刚出生的我。

八岁时,我爸被生活所迫,第一次去抢劫,失手杀人,蹲了监狱。

警察抓走我爸的那天,是大年三十。

在乡亲们的眼中,我就是一个丧门星,害死母亲,父亲也锒铛入狱。

他们在我背后指指点点,吐唾沫星子,说我不吉利。

我在家门后面蹲着哭了一天,无助恐惧彷徨充斥着我的内心。

我想见我爸,所以我拿着家里仅有的十几块钱,去了县城。

县城很大,我不知道爸爸被关在哪儿,鼓足勇气找人打听,可我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,根本没有人理我。

在县城街上呆了两天,一只流浪狗抢我捡到的半支鸡腿,我吓哭了,这时,有一个女孩拿着砖头将流浪狗赶走。

她叫丁茜,十五岁,比我大七岁,她让我喊她姐。

她得知我的遭遇后,就说让我跟她走,她说她也一个人,正好有个伴。

看着丁茜,孤独无助的我,仿佛找到了一处避风港。

喊了一声姐后,我就晕了过去。

醒来时,身上干干净净的躺在一张红色的床上,枕头边上放着一个红色的布娃娃。床上很香,比我闻到的任何气味都好闻。

我告诉姐姐,我想去看看爸爸,姐姐说,以后就我们两个过,如果我敢离开她,她就不要我,也不再管我了。

在县城流浪的那几天,我怕了,我再也不想捡别人扔掉或踩过的食物充饥,那种日子绝对是我的梦魇。

从此之后,我再也不敢提去看爸爸了。

姐姐白天晚上都经常不在家,我也不知道她去做什么,我怕她不要我,我问她,她也不说。

有一次,姐姐被我问生气了,举起手打了我一巴掌,打完我之后,她却哭了。

从那天起,姐姐的工作,就成了我们之间第二个禁忌的话题。

到她家的第三天,姐姐气喘吁吁的回到家,脸上都是汗,脖子上似乎有一片淤青,我连忙倒了杯水,给姐姐端了过去。

她一口气把水喝完,骂了句,敢这么欺负老娘,老娘我早晚弄死你。

友情链接

'); })(); '); })();